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達 方 主 人 的 博 客

一隻筆,一杯茶,一盅酒,一盞燈,順其自然,放開胸懐...............

 
 
 

日志

 
 

正定古牌坊  

2009-12-10 14:36:55|  分类: 正定撷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定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有九楼四塔八大寺,二十四座金牌坊之说。这里所指的二十四座金牌坊,是在隆兴寺摩尼殿内释伽牟尼佛像上方藻井内的木刻镏金牌坊。但是,在正定这块古老的大地上。牌坊曾经比比皆是。

 正定作为古城,是历朝历代郡、国、路、府、县所在地,又是北方军事重镇,发生过多少可歌可泣的壮举,多少历史人物受到帝王、群众的褒奖。清正定县志云:正定在前朝功名鼎盛,坊表林立,辉映后先。

 正定城内的街道原有许多以牌坊命名。城内大十字街旧名“四牌坊”,也就是十字街四个街口都有牌坊。大十字街往西(今中山路燕赵大街街口至育才街口)一段原称“宣化坊”,再往西原称“井楼坊”,大十字街往南称“石牌坊”。小十字街近年也出土了牌坊的石基、石雕。

历代各级衙门、孔庙是牌坊集中的地方之一。现在县委、县政府处是原正定府府衙门所在地,府前街南口内(今电影公司东门口处)有一座木牌坊,面南题“古常山郡”(此坊五十年代拆毁);府前街南口外有“宣化坊”,府衙门前有“右辅雄藩坊”,府衙左右有“承宣坊”和“表率坊”。府衙内有“察吏”、“安民”两座小牌坊,衙内有萧曹庙,庙左右还各有一个牌坊。

府文庙(今解放街小学)南、东、西三个路口各有一座木牌坊,南口前门牌坊名曰“钟灵坊”,为四柱三跨式,外题“万代宗师”,内题“圣德通天”;东口临原观前街(今教育局南、老槐树北的路口)木牌坊三间,名曰“兴贤坊”,外题“德配天地”,内题“删述六经”;西口临北大街(今天宁商场对面路口)木牌坊三间,名曰“育才坊”,外题“木铎万世”,内题“道冠古今”。

正定县县衙门在今正定六中所在地,衙门口朝南开。县衙前有“恒阳有封坊”(旧称“忠爱坊”)、“应宿坊”和“司平坊”。

 现育才街的文庙是县文庙,文庙前三间牌坊,中题“棂星门”,左题“金声”,右题“玉掖”。

 正定城内曾有都察院六处,其一在县文庙西,称巡抚察院;其二在现在常山影剧院北边,风动碑即在原都察院前,称东察院;其三在今县总工会一带,称北察院,还有一个称南察院,原在南关东,另外两个在现在的什么地方无可查。在都察院前有“畿南重镇坊”、“都抚邦圻坊”,都察院左右有“锁钥三关坊”、“纲维六郡坊”和“揆文坊”、“奋武坊”,这些牌坊究竟在哪个都察院,已无可考证了。

  在按院行台左右有“肃僚坊”和“贞度坊”,在守备衙左右有“十域坊”和“保障坊”。正定城内历代衙门很多,衙门前及路口一般都有牌坊,已没有记载。

  寺庙牌坊也有很多。隆兴寺有木牌坊四座,一座在隆兴寺门口天王殿与石桥之间,天王殿东西门前各一座,寺内戒坛前还有一座牌坊(现已修复)。

  北门里街崇因寺前旧有牌坊一座,在现在教师进修学校南院(恒山路南侧),崇因寺照壁(现只留有石基)以北。

  开元寺石牌坊,也称解慧寺三门楼,原在开元寺前,系唐朝(公元777年)所立,早年已倾圮,留下断柱石80余块,现存隆兴寺内毗卢殿东侧。

  府城隍庙(原西南街木制厂处)有木牌坊三座,一座在庙前,系木制斗拱牌坊,做工十分精细,斗拱交错,笔者幼时曾见此牌坊木柱底部朽坏,整体倒下,却毫无损坏,又被整体拉起竖立。另两座在庙东边路口(即现元件厂西边)。阳和楼南两个门洞中间的高台上,有一座关帝庙,庙前有一木质斗拱小牌坊。天宁寺前以前也有牌坊。其余正定城内寺庙众多,应该都有牌坊,没有记载。

  属于地域性的牌坊还有,“滹沱古渡”坊在南关外原渡口处,“恒岳县瞻”坊在北门外,“广济”坊在顺城关,“恒南襟带”坊在十里铺,“恒阳书院”坊在恒阳书院(现河北正中)门前。

正定古代名人众多,为个人立的牌坊也很多。

 梁氏在正定历史上多代身居官位,牌坊最多。比如有为梁钊、梁泽、梁相立的“恩荣坊”和“恩褒三世坊”;为梁钊、梁泽、梁相、梁梦龙立的“一品坊”、“三世一品坊”;为梁梦龙立的“青宫太保坊”、“大司马坊”、“少司马坊”、“总督四镇坊”、“翰林坊”、“癸丑进士坊”、“登科坊”等。其中“青宫太保坊”原在现历史文化街牌坊处,为双层跨街石坊,上层刻“青宫太保”,下层刻“太子太保吏部尚书梁梦龙”,文革期间被毁。

  许氏牌坊如为许瓒、许金、许守谦立的跨街石坊“三世中丞坊”,原在现历史文化街南段,阳和戏楼南边(文革期间被拆,现重新组装,立在隆兴寺后边的“龙腾苑”内),为许金立的“恩荣坊”、为许守谦立的“乙丑进士坊”等。

  王氏牌坊如为王佑、王抚民、王蔚、王藻立的“三辅耆英坊”、“一门甲第坊”、“三世承恩坊”,为王抚民、王蔚、王藻立的“父子兄弟进士坊”,为王抚民立的“辛丑进士坊”,为王藻立的“戊辰进士坊”等。

  还有为贾应春立的“大司徒坊”、“大司寇坊”、“都宪坊”;为刘文庄立的“方伯坊”、“都宪坊”、

 正定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有九楼四塔八大寺,二十四座金牌坊之说。这里所指的二十四座金牌坊,是在隆兴寺摩尼殿内释伽牟尼佛像上方藻井内的木刻镏金牌坊。但是,在正定这块古老的大地上。牌坊曾经比比皆是。

  正定作为古城,是历朝历代郡、国、路、府、县所在地,又是北方军事重镇,发生过多少可歌可泣的壮举,多少历史人物受到帝王、群众的褒奖。清正定县志云:正定在前朝功名鼎盛,坊表林立,辉映后先。

  正定城内的街道原有许多以牌坊命名。城内大十字街旧名“四牌坊”,也就是十字街四个街口都有牌坊。大十字街往西(今中山路燕赵大街街口至育才街口)一段原称“宣化坊”,再往西原称“井楼坊”,大十字街往南称“石牌坊”。小十字街近年也出土了牌坊的石基、石雕。

  历代各级衙门、孔庙是牌坊集中的地方之一。现在县委、县政府处是原正定府府衙门所在地,府前街南口内(今电影公司东门口处)有一座木牌坊,面南题“古常山郡”(此坊五十年代拆毁);府前街南口外有“宣化坊”,府衙门前有“右辅雄藩坊”,府衙左右有“承宣坊”和“表率坊”。府衙内有“察吏”、“安民”两座小牌坊,衙内有萧曹庙,庙左右还各有一个牌坊。

   府文庙(今解放街小学)南、东、西三个路口各有一座木牌坊,南口前门牌坊名曰“钟灵坊”,为四柱三跨式,外题“万代宗师”,内题“圣德通天”;东口临原观前街(今教育局南、老槐树北的路口)木牌坊三间,名曰“兴贤坊”,外题“德配天地”,内题“删述六经”;西口临北大街(今天宁商场对面路口)木牌坊三间,名曰“育才坊”,外题“木铎万世”,内题“道冠古今”。

  正定县县衙门在今正定六中所在地,衙门口朝南开。县衙前有“恒阳有封坊”(旧称“忠爱坊”)、“应宿坊”和“司平坊”。

  现育才街的文庙是县文庙,文庙前三间牌坊,中题“棂星门”,左题“金声”,右题“玉掖”。

  正定城内曾有都察院六处,其一在县文庙西,称巡抚察院;其二在现在常山影剧院北边,风动碑即在原都察院前,称东察院;其三在今县总工会一带,称北察院,还有一个称南察院,原在南关东,另外两个在现在的什么地方无可查。在都察院前有“畿南重镇坊”、“都抚邦圻坊”,都察院左右有“锁钥三关坊”、“纲维六郡坊”和“揆文坊”、“奋武坊”,这些牌坊究竟在哪个都察院,已无可考证了。

  在按院行台左右有“肃僚坊”和“贞度坊”,在守备衙左右有“十域坊”和“保障坊”。正定城内历代衙门很多,衙门前及路口一般都有牌坊,已没有记载。

  寺庙牌坊也有很多。隆兴寺有木牌坊四座,一座在隆兴寺门口天王殿与石桥之间,天王殿东西门前各一座,寺内戒坛前还有一座牌坊(现已修复)。

  北门里街崇因寺前旧有牌坊一座,在现在教师进修学校南院(恒山路南侧),崇因寺照壁(现只留有石基)以北。

  开元寺石牌坊,也称解慧寺三门楼,原在开元寺前,系唐朝(公元777年)所立,早年已倾圮,留下断柱石80余块,现存隆兴寺内毗卢殿东侧。

  府城隍庙(原西南街木制厂处)有木牌坊三座,一座在庙前,系木制斗拱牌坊,做工十分精细,斗拱交错,笔者幼时曾见此牌坊木柱底部朽坏,整体倒下,却毫无损坏,又被整体拉起竖立。另两座在庙东边路口(即现元件厂西边)。阳和楼南两个门洞中间的高台上,有一座关帝庙,庙前有一木质斗拱小牌坊。天宁寺前以前也有牌坊。其余正定城内寺庙众多,应该都有牌坊,没有记载。

  属于地域性的牌坊还有,“滹沱古渡”坊在南关外原渡口处,“恒岳县瞻”坊在北门外,“广济”坊在顺城关,“恒南襟带”坊在十里铺,“恒阳书院”坊在恒阳书院(现河北正中)门前。

  正定古代名人众多,为个人立的牌坊也很多。

 梁氏在正定历史上多代身居官位,牌坊最多。比如有为梁钊、梁泽、梁相立的“恩荣坊”和“恩褒三世坊”;为梁钊、梁泽、梁相、梁梦龙立的“一品坊”、“三世一品坊”;为梁梦龙立的“青宫太保坊”、“大司马坊”、“少司马坊”、“总督四镇坊”、“翰林坊”、“癸丑进士坊”、“登科坊”等。其中“青宫太保坊”原在现历史文化街牌坊处,为双层跨街石坊,上层刻“青宫太保”,下层刻“太子太保吏部尚书梁梦龙”,文革期间被毁。

  许氏牌坊如为许瓒、许金、许守谦立的跨街石坊“三世中丞坊”,原在现历史文化街南段,阳和戏楼南边(文革期间被拆,现重新组装,立在隆兴寺后边的“龙腾苑”内),为许金立的“恩荣坊”、为许守谦立的“乙丑进士坊”等。

 王氏牌坊如为王佑、王抚民、王蔚、王藻立的“三辅耆英坊”、“一门甲第坊”、“三世承恩坊”,为王抚民、王蔚、王藻立的“父子兄弟进士坊”,为王抚民立的“辛丑进士坊”,为王藻立的“戊辰进士坊”等。

  还有为贾应春立的“大司徒坊”、“大司寇坊”、“都宪坊”;为刘文庄立的“方伯坊”、“都宪坊”、“接武坊”、“乡贡进士坊”;为吕贤、吕祚、吕陶立的“甲第传芳坊”、“金绯接武坊”、“世芳坊”,为吕贤立的“庚戌进士坊”、“乡贡进士坊”;其他还有为刘庠立的“光启坊”、为杨彩立的“大中丞坊”、为张桓立的“踵跼坊”、为李希贤立的“经魁坊”、为张敏等立的“黄甲群英坊”、为李宣等立的“青云聚秀坊”等等。

  另外,古代还有为节烈妇女、模范夫妇立的一些牌坊。如为苗通妻崔氏和苗梅妻张氏立的“一门双节坊”、为武才用妻石氏立的“圣旨坊”、为梁世宦妻冯氏立的“贞节坊”、为陈显际夫妇立的“忠模懿范坊”等。目前尚存的只有城内西门里街王士珍故居对面“王氏双节祠”院中民国九年(1920年)为曾任国务总理、陆军总长王士珍(1917年至1919年任)的两个母亲(承嗣母、出嗣母)立的一个石质三间“诰命坊”了,正面上刻“诰命”,下刻“一品夫人”,背面刻徐世昌题的“锺郝垂型”四字。

  在许多名人、官员、功臣的墓地,过去也都建有牌坊,但都无从考证了。

  正定大地历史悠久,明朝建都北京以后北方比较稳定,对古迹尚有一些记载。但正定自古以来一直是郡、国、路、府所在地,北方第一大重镇,据传说正定的牌坊很多,数量仅次于北京,居全国第二。但是这一带经常是南北交战的战场,曾经几度人烟稀少,土地荒芜,许多建筑、古迹都一次次地毁于战火,毁于天灾,毁于水患,毁于人祸,而且也没有任何记载,只好叹而惜之了。“接武坊”、“乡贡进士坊”;为吕贤、吕祚、吕陶立的“甲第传芳坊”、“金绯接武坊”、“世芳坊”,为吕贤立的“庚戌进士坊”、“乡贡进士坊”;其他还有为刘庠立的“光启坊”、为杨彩立的“大中丞坊”、为张桓立的“踵跼坊”、为李希贤立的“经魁坊”、为张敏等立的“黄甲群英坊”、为李宣等立的“青云聚秀坊”等等。

  另外,古代还有为节烈妇女、模范夫妇立的一些牌坊。如为苗通妻崔氏和苗梅妻张氏立的“一门双节坊”、为武才用妻石氏立的“圣旨坊”、为梁世宦妻冯氏立的“贞节坊”、为陈显际夫妇立的“忠模懿范坊”等。目前尚存的只有城内西门里街王士珍故居对面“王氏双节祠”院中民国九年(1920年)为曾任国务总理、陆军总长王士珍(1917年至1919年任)的两个母亲(承嗣母、出嗣母)立的一个石质三间“诰命坊”了,正面上刻“诰命”,下刻“一品夫人”,背面刻徐世昌题的“锺郝垂型”四字。

  在许多名人、官员、功臣的墓地,过去也都建有牌坊,但都无从考证了。

  正定大地历史悠久,明朝建都北京以后北方比较稳定,对古迹尚有一些记载。但正定自古以来一直是郡、国、路、府所在地,北方第一大重镇,据传说正定的牌坊很多,数量仅次于北京,居全国第二。但是这一带经常是南北交战的战场,曾经几度人烟稀少,土地荒芜,许多建筑、古迹都一次次地毁于战火,毁于天灾,毁于水患,毁于人祸,而且也没有任何记载,只好叹而惜之了。

  评论这张
 
阅读(415)|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