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達 方 主 人 的 博 客

一隻筆,一杯茶,一盅酒,一盞燈,順其自然,放開胸懐...............

 
 
 

日志

 
 

(转)小红庙  

2014-05-02 15:48:44|  分类: 潭园水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 红 庙

正定古城稍微上点岁数的人或许还记得,在城里四合街中心路口的西北角,曾经矗立过一座称得上“挺拔俊秀、风格奇特”的古建筑,俗称“小红庙”。当时,其在遍布古城的众多历史文物古迹中并不显山露水,以至在各种史料记载里都很难觅见对它只言片语的描述。但对于在小红庙周边生活长大的人们来说,却在心底深处留有几许永难湮灭的爱恋与啧叹…… 
  说它挺拔,并非其多么高大巍峨,而是因着本就处在狭窄的市井路口,却又将庙宇建在了近丈的砌砖高台上,使之兀然耸立于普通民舍群中,便显得异常的抢眼。人至其下,不极力仰望不得观其全貌;而伫身其上,或俯视过往行人或远眺错落市景,又顿生居高临下心旷神怡之感。 
  说它俊秀,也并非多么华丽壮观,但也绝不是常见民间小庙那般的青砖灰瓦、简易朴拙。而是红墙漆柱、琉璃瓦脊、飞檐斗拱、雕花窗棂,加上高台边那圈古朴典雅的石桃莲花栏杆一烘托,便处处流溢出一种玲珑高贵的非凡气质。 
  至于风格奇特,在我的记忆中,走南串北至今见过无数小庙庵观,起码有两点鲜见与之雷同者。一是规制。小红庙的正门、菩萨、香案、庭院、甬阶统统面北背南,而且庙具官彩,四面开门,青石铺院,中凿金井;二是奉祀,作为地方独立小庙,所供奉的却不是龙王、关帝、三官、五道或太上老君、送子娘娘什么的民间诸神,而是从佛祖如来身边生生请过一个普贤菩萨来让其高居其位。而且,还没亏待了它——不但彩塑了金身,雕制了脚下莲花宝座膝前坐骑,设置了香炉供案,还怕其孤单,又在身后泥塑了大片的祥云幻境仙洞佛龛,住上许多弟子罗汉们陪伴着一起享受人间香火供品。论供奉膜拜品位,论建筑雕塑艺术,活脱一个皇敕隆兴寺中摩尼殿的缩写版。 
  秀也好奇也罢,由于地处偏僻规模又小,乃远不及“九楼四塔八大寺”有名讲,自然也就上不了史志,更引发不起人们探解其建庙年代与成因的兴趣。仅仅一处供善男信女祈求福寿平安的精神依托道场和孩童们新鲜好奇的玩耍去处而已。倒是在它永远消失的那一瞬间,想在“破四旧”行动中显示自己革命精神的人们,才察觉出这座小庙除了俊美奇特外,其实还有更珍贵的艺术价值——只那撬不开拆不动只得拉倒摔散的精巧梁架榫卯,砸不碎碾不苏的奇硬白泥彩塑,就够人感叹老祖先那不可思议的聪慧了。加上每被老人称道的“庙小菩萨大”之不凡内蕴,更显出这座小小庙宇充满了许多令人费解的神秘感。以至现在每每联想到隆兴寺的千年不衰,临济禅宗的名扬海外,四大古塔的高耸入云,便由不得臆测:在当年古城佛教文化鼎盛时期,那座不同凡响的小红庙,即便不是某位艺术巨匠在修建了名刹大殿之后的逸兴未尽之余作,也是哪个未“中标” 的古建大师在失落之后忿而留下的显示才华之手笔……如用文物保护尺度去衡量,纵够不上国保标准,算个省级文物重点大概绰绰有余吧?   
  令人遗憾并痛惜的是,当一种文化对另一种文化不是相互借鉴共同依存,而是视为不共戴天时,毁灭的悲剧就不可避免了。“史无前例”的文革中,一句“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口号,这座不知缘何而修、何年始立、谁人所建的奇特小庙,便连同古城瓮圈、阳和楼、府前鼓楼、当街牌坊等一大批逃脱了无数次洪灾战乱之劫的文物古迹,风雨踉跄至公元一九六八年秋,终于没躲得过人祸,彻底在这座历史文化名城消失了——彻底的连寸台片瓦断石遗木都不见了踪影。唯能留下的,只是那些永难破解之谜和残存于人们心底、并将渐渐逝去的美好印象与怀念…… 
  可小红庙,对于在它的陪伴下长大成人并渐渐懂得这世上许许多多是非曲直,进而产生出爱憎情感的我来说,今生是无论如何也难以抹掉其深烙在心头的那幅纤巧轻灵、婀娜多姿的精美画卷了……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